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艺术前沿 > 这些艺术一点都不难懂而且看起来很好玩
这些艺术一点都不难懂而且看起来很好玩
2016/12/23 15:07:30  YT小讲堂    

所谓当代艺术似乎总在探讨一些不食人间烟火的高深命题,然而在其中也有一些艺术家会选择用自己的作品跟城市做朋友。艺术作品走进公共空间已经不是新鲜事,但与展馆里的艺术相比,这种融入公众生活的艺术作品有什么不同的特点?我们可以看看国外的公共艺术有哪些经典案例。

\
广场上的艺术

广场、公园里的历史文化人物像,古迹老街中的民俗雕塑,这些装饰着城市的艺术作品在我们生活中都十分常见。但随着艺术形式的变化,越来越多的城市雕塑不再是写实的人物形象,而是出现了很多新奇有趣的东西。

大兔子、大鸭子和狗熊:霍夫曼的巨型玩具

\

这只大黄鸭我们再熟悉不过了。2013年,这只黄色的橡皮鸭子曾在中国北京、香港、台北的水面上停留。这只鸭子是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的代表作,从2007年就开始周游世界,曾到过荷兰、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14个国家的22个城市。

\

\

\

这只无差别、无国界的鸭子出现在世界各地,是霍夫曼用艺术跟城市对话的方式:他希望这只天真烂漫的鸭子可以让人们放松心情,也希望这只鸭子可以出现在世界各地小朋友的童年之中。

霍夫曼的作品不止鸭子一种,大兔子、狗熊,他曾在各种公共空间中放置众多巨型玩偶。

\

\

同时,这些作品,比如大黄鸭不只是单纯的娱乐观众,它所到之处也带动着当地的旅游和零售商业的发展。

\

\

\

\

\

\

周游世界的红球

与呆萌的大黄鸭不同,这颗大红球更像是一个恶作剧的小丑。“大红球”项目是纽约艺术家Kurt Perschke自2001年以来的作品。这只大红球也曾经周游世界。但这个调皮的红球可能会出现在你身边的任何地方。比如挤在窄小的街道中堵住你的路:

\

\

堵住各种建筑的门:

\

\

它就像一个正在捉迷藏的小丑,可能出现在城市中的各个角落:

\

\

\

\

\

\

你永远不知道你会在哪碰到一颗红球。

芝加哥:一座公共艺术之城

在芝加哥这座城市中,处处充满艺术的气息。不管是传统的名人雕像、青铜英雄,还是让人眼前一亮的现代公共艺术,这里应有尽有~

\

皇冠喷泉(Crown Fountain)坐落于芝加哥千禧公园内,由艺术家约姆?普朗萨(Jaume Plensa)设计,2004年7月启用。这座喷泉中间是倒影池,两侧是玻璃砖建的塔楼,这两座塔楼上,回交替播放芝加哥1000位市民的笑脸,欢迎着所有来到这个花园的人。

\

虽然看起来有点吓人,不过也是一种很神奇的体验吧~

\

这个看起来像“不锈钢豆子”一样的东西是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的成名作《云门》(Cloud Gate)。同样在芝加哥千禧公园,不管是当地居民还是前往芝加哥的游客,都很喜欢这个像哈哈镜一样的巨型雕塑。

\

\

毕加索送给芝加哥的礼物

\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毕加索就曾赠送给芝加哥一件礼物,就是这件被称为“芝加哥毕加索”(the Chicago Picasso)的雕塑作品,它位于芝加哥市政中心(Chicago Civic Center)前广场, 这样的个人风格显著的立体主义雕塑,让人一看就觉得“这很毕加索”。

\

作品揭幕当天,无数市民聚集在广场上,一睹这位大师的风采。

\

商场里的艺术品

今天商场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种空间,商场的布局设计也不是只有并排的店铺那么简单。商场会选择各种物品来装饰公共空间,有时候它们会让艺术作品在这里落脚。

市场里的大兔子

\

如果说到艺术与商业的结合,就免不了要提到杰夫?昆斯(Jeff Koons)。2010年,这位波普大师把他早年的不锈钢兔子雕塑变成一个巨大的银色兔子气球,漂浮在伦敦的科文特花园(Covent Garden)的市场上空。而这已经不是大兔子第一次漂浮在天空中了,在此之前,为了庆祝美国2007的感恩节,大兔子曾经在百老汇街上空参加庆典。

\

艾未未的商场纸风筝

\

今年一月,艾未未在巴黎乐蓬马歇(BONMARCH?)商场的一家商店大厅里,展出了自己最新的作品《儿戏》。作品的外形就像是中国古代的纸风筝,很多形象以《山海经》里的人物怪兽为原型,这些形象与上空的巨龙一起,让整个商场都充满了梦幻热闹的氛围。

\

\

\

城市中的公共艺术身兼数职。首先作为“艺术”,它们一定要保持自己的审美与艺术价值;而作为城市空间的一员,它们自然不能像在美术馆中那般任性了:如何面对更广泛的受众、如何处理跟商业的摩擦,如何做到审美、娱乐、商业等价值之间的平衡,才能融入城市中既不突兀也不媚俗,都应该是公共艺术必须思考的问题。

更多阅读:
这些艺术一点都不难懂而且看起来很好玩 何多苓:倒着活,直到遁入虚无  安东尼.瓦卡莱洛 “植缮”花瓶 意料之外的侘寂之美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