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当代 > 不能体会的忧虑症的痛苦
不能体会的忧虑症的痛苦
2016/5/25 12:42:31      

罹患忧郁症、焦虑症是什么感受?或许很多人在低潮时曾经感受过,或许正在承受当中,也或许这辈子都无法了解。一名饱受焦虑症和忧郁症折磨的摄影师 Katie Joy ,最近自拍了一组主题为“My Anxious Heart ”(我焦虑的心)的照片。她希望通过这些照片与文字,让社会了解到许多人都在扛着的沉重负担。

LSU艺术与设计学院的学生 Katie Joy 多年来患有焦虑症,她将自己发病时的感受以带着超现实味道的照片描绘,并搭配上文字,命名为“我那焦虑的心”。她希望可以透过这些摄影作品与文字,让社会了解到这许多人都在扛著的沉重负担。

  

“一杯水并不重,你几乎可以不假思索地举起它。但如果你不能把水倒掉或放下来呢?如果你要连续好几天、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来承受它的重量呢?重量虽然没有改变,但负担却改变了。到某个时间点,你也许就忘记它曾经是多么的轻。有时候,你付出全力想假装水不存在;而有时候,你又只能让它洒掉。”


  

“我很害怕睡觉。在无边的黑暗中我能感受到最原始的恐惧。事实上,无边的黑暗并不令人恐惧,而是那一点光亮所造成的阴影—一个可怕的阴影(真正让我害怕)。”


  

“我的脑子里充满氦气,渐渐失去了注意力。如此简单的决定、如此简单的问题,我的大脑都无法转动。感觉就好像有一千条电路同时交汇。”


  

“他们一直让我呼吸。我可以感受到我的胸口上下起伏、上下起伏、上下起伏,但为什么我感觉到快要窒息?我把手放到鼻子下面,确定了是有空气的。可是,我依然无法呼吸。 ”


  

“我的大脑已经被俘获,(它)成为我所有思绪的始作俑者。我想得越多,感觉越糟糕。但我想得越少,同样感觉越糟糕。呼吸,深呼吸,很快会平静下来。”

  

“它很奇怪地躲在你的胃里。就好像在游泳时,你想把脚放下来,但是水却比你想象中深。你完全接触不到池底,而你的心脏就此落下了一拍。”


  

“切得太深,也许永远不会痊愈。痛得太真实,也许再也无法承受。我已经成为……这道疤痕、这道伤口。我知道这样的痛、尖锐的呼吸、空洞的眼神和颤抖的双手。如果一切都这样痛苦,为什么还要让它继续?除非……或许你只知道这么多了。”


  

“我害怕活着,也害怕死亡。这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不管我如何抗拒,它总是在我身旁,并极度渴望抱住我、保护我、陪我一起堕落。每一天我都抗拒它,‘你对我不好,你永远都不会’。但每天早晨起来,它都在那等着我,并且我睡觉时它也急切地想要抱着我。它令我窒息,无法说话。”


  

 “你是我创造出来且为我所用。你是我为了隐居而创造出来的。你是我为了自我防御而创造出来的。你是由恐惧与谎言组成。由于害怕失去单方面的承诺与少有的信任,你逐渐成为了我的一切,并且越来越强大。”


  

 “忧郁是完全没有任何感受。而焦虑则是拥有过多的感受。若不幸身陷这两种症状,那么将会是一场永恒的心理战争,一切将永远没有胜负。”


  

 “没有感觉的感觉,多么矛盾啊!你真的可以感觉到“没有感觉”吗?还是你失去了感觉的能力?我是否已经太习惯没有感觉,习惯到把它当成一种真正存在的感觉了?”


更多阅读:
不能体会的忧虑症的痛苦 Troy Moth:植物学家 孙梦乔《“空”城记》 Daniel Shea:时代的缩影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