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纪实 > 蔡焕松《看-真的-印度》
蔡焕松《看-真的-印度》
2016/1/20 15:22:25  中国摄影报  蔡焕松|摄影并文  

人们常说机会是给有准备的人,从摄影的角度上来说,难得瞬间是为有准备的摄影人准备的。谈及布列松讲的决定性瞬间,我更喜欢我国美学家王朝闻先生的“不到顶点”的美学主张,一个是撷取高潮上止点,一个是主张上行时的美。不管是决定性瞬间还是不到顶点也好,作为摄影来说都是要去预判撷取。说预判是因为当肉眼通过大脑判断为合适瞬间并发出按下快门指令,从按下按钮到快门打开在感光载体完成曝光之间尽管再快还是有差别的,尤其拍摄动态差别就更大了,这就有个判断提前量的技术问题了。关键的还在于这个瞬间的隐喻和视觉上的关联决定其价值。

理发店往往是一个地区人民生活的镜子,这是一间普通的农村理发店。2014年7月21日,阿勒皮。

印度的法院门口大都有许多律师设摊位提供法律咨询,用古老的英文打字机敲打一份法律文件。2014年10月22日,瓦拉纳西。

在长期的拍摄实践中往往会产生这样一种心理矛盾,就是在拍摄现场直觉很受感动,但要按下快门又觉得有什么地方还不理想,往往错失了一些难得的镜头。对此我曾做过认真的自我剖析找原因,发现这完全是一个瓶颈心理障碍。以前拍摄想得更多的是如何拍成功,由于怕失败就自然而然地产生了在直觉与常态评判标准出现矛盾时的犹豫不决。直觉往往是长期拍摄实践面对拍摄体的本能反应,怕失败是拿常态中对影像的所谓公共评判标准来衡量。这两者之间是一个求同还是求异的不同价值取向。明白了这一点,在以后的拍摄过程中只要自己有拍摄的直觉冲动的时候,尽管有时会觉得与常态的标准有差异,我也坚持尊重自己的直觉拍了再说。

印度人敬重生灵,视许多动物为神,这是北方邦一位普通农民与爱犬相见于田间。2015年6月14日,干爬提。

当今业界的影像,黑白与彩色相辅相成,两者都有其价值及意义。彩色带给观众真实的视觉色彩感受,黑白影像给予观众的是摄影师呈现出来具有抽象意味的视觉效果,在拍印度专题的过程中我想尝试将两种效果集合而成另一种影调。目的是尝试既避免印度丰富色彩的诱惑又弥补黑白影像的某些不足。

印度的教育是免费的,这是印度北方贫困农村学校的开学典礼。2015年6月15日,干爬提。

摄影的表现方式是多元的,从拍摄动机上讲我把它分成为别人而拍和为自己而拍两种:假如为别人而拍,其功能往往只是对于现实事物的影像再现和对现实事件的常规视觉描述,那么摄影就还停留在被现实所奴役的位置之上,摄影就远远还没有获得独立自在的地位。摄影只有为自己而拍才有可能跨越常规的视觉思维捕捉具有超越现实意义的瞬间,让影像的表达成为一种新的视觉组合吋,摄影就有了成为一种自在自为的艺术表现可能。在印度拍摄过程中我找机会尝试拍摄一些打破自己以往的视觉思维习惯的影像,努力用另一种观看去寻找纯粹符合自己主观意味的影像感。

印度教徒修身是为来世,而家养的爱犬忠诚的是主人。2014年10月23日,瓦拉纳西。

瑜珈起源于五千多年前的性崇拜,被誉为“世界瑰宝”的修炼养生活动。当下的印度瑜珈成为一种训练身体的协调性和柔韧性、促进身心统一、深入精神化境界的活动。2013年6月28日,斋普尔。

粉红城市的小商贩在交易中。2013年11月6日,斋普尔。

马图拉一年一度的洒红节是贫民的狂欢节。2015年2月28日,马图拉。

评论:深入成就深度

宗石

有人说,给摄影家、评论家蔡焕松换上一套特色服装,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印度苦行僧。

信哉斯言。

在我看来,倒不是因为容貌相像,而是因为在那个基本与家乡处于同一纬度的神秘国度,蔡焕松找到了自己更好的摄影感觉,在心灵相通的影像化观看与交流中,写就他内心深处的“真的”印度。

我相信,蔡焕松去拍印度,是在做一个影像呈现与结构的实验,是以他身体力行的尝试,为当下的中国摄影界做一个行摄样本或曰项目化的典范。因为他有着不服输的精神,他怀着直捣黄龙、直抒胸臆的激情。

他是中国摄影界的风云人物,曾在许多重要的摄影历史节点上都留下了重要足迹。他又是一个经历过磨难的人物,岁月磨练出来的经验与沧桑,并不能概括他身上财富的全部,而敏锐的洞察、周延的思考以及勇于创新的尝鲜,才是他以三年十次行摄经历,以纵横八万里的行走与观看,成就一个目前笔者视野里最有深度、最具样本价值的中国人拍摄的印度专题的根本优势。

摄影先天的陌生化观察与差异化呈现,注定了多数人会盯着那些外在的符号,盯着那些不一样的奇观,盯着他人与自己生活的反差,盯着异样化的他者之境。任何人都不能免俗。

文化的认同与风俗的熟稔,可能消解这种种差异感,让摄影更接近于真相,更接近于原本。但这样的认同与熟稔,更需要摄影者自身的深切体悟与感念才能达到。这样的体悟与感念,是在看、看到、证、悟的过程中不断深化自我认知,不断调整自我心念,不断延展自我视野,不断开掘观看深度,直至实现解脱。

蔡焕松之于印度,正是在逐步感触的过程中一步步深化着自我感知,找寻到心中“真的”印度的。一次次的自我否定,一次次地在传统纪实摄影手段之外尝试应用当代化的摄影语言样式,在行走中观看,在观看中思考,在思考中改变,在改变中获得更多的灵感,就是一个不断深入的摄影过程。正因为用心用力,正因为感同身受,才有了这些放松而不轻松、浓重而又沉重、以深入成就深度的印度映像。

这里的深度,不是就一个题材甚至一个空间、一个人群的深度开掘,而是在旁观者的立场上,为当下这个正在变化着的东方文明古国立此存照。这样的影像映射,写在画面中每个人平和的面容中,写在那些自为的生活状态里,写在种种传统与当代的冲突中,甚至写在世俗生活的仪式和嬉戏中。其中的真实感,是蔡焕松通过自己的方式呈现出来的精细化了的真实,是在影像选择与铺陈之后的片段式截取汇聚而成的一种令观者真正感知得到的真实。

蔡焕松镜头下的每幅画面,均在平静中蕴含着不羁,这种不羁不是印度人安恬闲适的生活造就的,而是他对人生理解的一种视觉外化。尽管其中的竖幅构图画面多周正而严密,但从更多横幅构图的画面中,我看到了张扬和恣意,看到了信息构成的多元化和突破范式的影像结构。

其实,在蔡焕松的摄影历程中,印度也好,自己的家乡潮汕地区也好,他生活和工作过的东莞长安镇和北京、广州等城市也好,甚至他曾与其他中外名家PK的不同空间也好,都只是他用影像抒解胸臆的载体,都只是他告诉世人自己摄影感觉与实力的平台。每个人的摄影最终都是内心的外化,在照片中甚至能找到性情与容貌的奥秘。

人书俱老,是一种境界。但大多数摄影人六十不学艺,试图借“老法师”的身份指点江山,激扬业界。蔡焕松以花甲之年的身体力行,告诉了我们什么是摄影的精神,什么是艺术的精进,什么是生活的真谛。

更多作品


更多阅读:
蔡焕松《看-真的-印度》 Josipa Mrsa:生活是一场演不完的LOMO电影 汪晓青:母亲如同创造者 荷赛:第61届世界新闻摄影大赛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