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频道 > 综艺吧 > 《琅琊榜》是一道分水岭?
《琅琊榜》是一道分水岭?
2015/11/18 13:29:24   山西日报(太原)   



面对国产新播古装电视剧《琅琊榜》,就像面对一个陌生而有趣的儿童玩具,自觉理性而口味成熟的文化人会像上些年纪的老人那样,蹲下身来面带微笑与玩味的姿态看它既新鲜又稚嫩地玩一把与权谋有关的传奇。并把它当作自我提升的简明版人生奥义书一级一级追到了天明。总之,一时间似乎人人都迷《琅琊榜》,仅10月14日一天,它就创下了3.3亿次的网络点击和1.085%的收视率。而近日,它又输往韩国,将于11月19日登上韩国电视台中华TV频道,且成为火爆一时的热点话题。


面对《琅琊榜》,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文化程度与审美追求的追剧者一样的红眼睛和黑眼圈,明明显显昭示出一种最大公约数的爱,这爱既真挚又狂热,一时间好像那子虚乌有的琅琊阁,真的来到了街头里巷传播人生福音。


那么,《琅琊榜》究竟向观众双手托出了什么吸引人的新东西呢?或者说它作为一个具有成功典范意义的文化产品的核心奥秘又在哪里呢?从内容上看,这无非是一个忠臣遗孤洗冤复仇的故事,一个东方版的哈姆雷特复仇记,或者江湖意义上的基督山恩仇记。洗冤、复仇、追偿正义与尊严,这本身就在人类心理中具有广泛先天性市场的母题。但苦大仇深以及苦大仇深者的平反并不高级,《琅琊榜》的聪明处首先在于编导没有让主人公、复仇者林殊像窦娥那样堂而皇之地哭哭啼啼,哭得满天飞白雪。相反,它让苦情跳出了个体窄狭的胸腔,而将之放进一个笛声与剑影齐出的阔大江湖,又以一个“无面者”三重更迭后的姿态遁入了朝堂权力核心,由此在所有的熟人之中,像一个完全的陌生人那样走在物理距离与心理距离的双重刀锋上。


而从形式上看,导演孔笙和李雪的组合,使《琅琊榜》具有了闪电和细雨的双重张力。复仇之剑既像夜空的闪电一样犀利而决绝,情义之美又像细雨中的呼喊那样让人肝肠寸断。作为历史剧,编导方非常聪明地避免了那种过分具体的历史感所带来的娱乐陷阱(如被青少年观众不断诟病的《聂隐娘》那样)。


从文化的意义上说,《琅琊榜》在虚构与写实上展现了它不凡的功力。庙堂之高,江湖之远,构成了一个宏阔而鲜活的可感空间。在这里,皇帝、后妃、王子、大臣、统领、公子、剑客、艺妓,甚至宫女,都不再是简简单单一面人,而是有着不断脱下又不断戴上去的新面孔,在情节的演进中,所有人都不断变脸,又不断被人狠狠地撕下来。更值称道的是,在这样一个明显具有传奇虚构色彩的故事中,编创者显示了田野调查与考古一般的学者态度,举凡国家官制、后宫份位、朝廷典仪、财政、兵制以及地理学、医药学,甚至食谱都做到了一丝不苟、取而有据。概言之,此剧脚踩在坚实的文化土壤上,而让大脑不断延伸的触角飞上了传奇的云端。故,它既能站得稳,又能飞得美。


但如果说,此剧还有什么毛病的话,就是复仇者所遭遇的难度仍然不够,远远不够。但即使如此,这仍然是一部有标志意义的难得好剧。不过说来也真的到时候了,中国国产电视剧在粗劣中走了30多年之后,也必须发展到这样一个使产品兼俱文化含量与娱乐质量,能够满足绝大多数观众审美要求与想象力的程度了。所以,说《琅琊榜》是中国国产电视剧的一道分水岭显然并不为过。而自此之后,中国编剧和导演们的日子恐怕会难过多了。因为当观众们的文化口味和娱乐品味被吊起来之后,那些低级且不以低级为耻的影视产品制造者们再希图用几条大辫子、几把大砍刀和一套故事会就能糊弄观众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而这,其实也是中国影视进入后工业时代所必须克服的一个正题。
更多阅读:
《琅琊榜》是一道分水岭? 世界杯百大球星 中国雾霾分析与PM2.5 理查德-阿威顿:传奇时尚摄影师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