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婚纱婚礼 > 歪猫:中国最贵的婚礼摄影师
歪猫:中国最贵的婚礼摄影师
2015/11/5 15:05:35  南方都市  文/李晓瑛 谢妮  

文/李晓瑛  谢妮




歪猫(网名w eiw eia),原名贺丰,1981年生于江苏无锡,中国婚礼摄影界叫价最高的摄影师之一。31岁便在AG W PJA(全球艺术婚礼摄影师协会)大赛上夺冠,成为第一个获此殊荣的华人摄影师,也是至今AG W PJA大赛上获奖最多的华人摄影师。




砸掉邮政局的“铁饭碗”,工科男捧起相机专职婚礼摄影,机缘巧合下以“歪猫”之名在网络上爆红。从业9年来,这位80后摄影师所经历的婚礼超过500场,拿过许多国际大奖,出场费也从最初的400元/天飙升至2 .5万元/天起,成为中国婚礼摄影界叫价最高的摄影师之一。


歪猫说,中国的婚礼很难拍,“新娘喜欢唯美的摆拍,一旦哭或者笑,人们都习惯用手挡住镜头,说别拍,担心难看”。但他坚持拍摄纪实、不编导。





自动化工科男 爱上婚礼摄影


“看他的照片,有一种让人想马上结婚的冲动!”中秋节这天,午后的红专厂,炎热而安静的空气被女孩们兴奋的声线打破。在这里,歪猫刚刚结束了“2014中国婚礼大师展”的讲座,立即被数十位“粉丝”包围,求合照、求签名……


面前的歪猫,和宣传海报上举着相机那个清瘦帅气的形象,很不一样—肚腩微突,鬓角渗满汗珠,衬衣湿答答地紧绷在身上。海报上的,是初入行时的他。“9年来,我足足胖了40斤,完全是过劳肥”。


在做专职婚礼摄影师之前,歪猫的专业和摄影没有关系,他是学自动化的,“歪猫”只是他的QQ名,真名叫贺丰。2004年大学毕业后,贺丰便在老家无锡邮政局捧起了父母心中理想的“铁饭碗”。“主要负责修A T M机,年收入有近5万元”。




当时的贺丰爱摄影,包包里总揣着一台单反相机,可以随手拍。“那台相机绝对算家里的奢侈品了,父亲狠下心来送我的”。2006年,机缘巧合之下,他以“歪猫”的名字兼职当婚礼摄影师,用相机赚钱,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当时,中国的婚礼摄影,不过刚起步。


2011年,微博兴起,歪猫的作品被不断转发,他的名气也从无锡延伸到全国。半年内,订单多到接不完。有一次,歪猫接了一位青岛客人的订单,开价5000元/天聘请他。“我想跟领导请假3天,但软磨硬泡之后还是失败了,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要辞职!”




在全家的反对声之下,他摔了“铁饭碗”,办起“歪猫公社”,专门承接婚礼摄影。每天,从早上6点拍到晚上8点,常常三顿并作一顿吃,腰间的脂肪就这样堆积起来,身体也逐渐变得不给力。


2012年,他在博客上曾经记录过这么一段—:“俺才31岁……长期的负重与高强度的作业,让我有些疲于奔命,也落下了一身的毛病,腰肌劳损,脊椎韧带剥离,肩周炎。何必呢,家人都说,你赚钱为了干嘛?都没时间花。呵呵,其实,赚钱只是一个目的,更重要是,我想证明自己。一直很庆幸,发现了这个小小的天赋,很多人到老都不知道究竟自己适合做什么”。




想捕捉眼泪 却被挡住说“难看”


模仿,在歪猫看来是很多摄影师起步时的必由之路。他最喜欢的婚礼摄影师是美国的C liffM autner,“看Cliff的作品,让我发现原来纪实的婚礼拍摄,也可以这么唯美”。


和许多国内的婚礼摄影不同,歪猫坚持当婚礼中的“隐形记录者”—不摆拍、不导演,去捕捉感动的表情、热情的拥抱和真挚的泪水。然而,他发现,在中国,很多新娘并不一定会欣赏这些。“她们看中的,还是那些妩媚唯美的摆拍”。


许多次,当歪猫要捕捉新人亲友擦眼泪的瞬间时,总被突然挡住镜头,“这样太难看”。歪猫笑了笑,“确实,中国的摄影环境远远不如国外来的优越,我们要面对的可能是棚户区,挂满内衣内裤的老房子,满大街拿着马桶痰盂的老大妈……”




这样的场景,和很多新娘所幻想的蓝天、大海、古堡、草坪,相差太大,因此只能摆拍。即便如此,歪猫还是尽力说服新娘和新郎。“我希望,我那些另辟蹊径的照片,能给予他们信心”。


2012年,歪猫参加了被誉为婚礼摄影界“奥斯卡”的A G W PJA (全球艺术婚礼摄影师协会)大赛,并取得了两项第一名,分别是D E T A ILS(婚礼细节描绘),以及CR EA T IV E PO R T R A IT (创造性人像拍摄),还有一个第五名,为G ET T IN GREA D Y(婚礼准备工作)。


与世界TOP10进行较量,歪猫成为首位获得第一名的华人摄影师。那天,他发了一条微博提醒自己,“不要迷失,这仅仅是个新的开始,一次到达了世界的顶点,不代表你能永远占有这个宝座,继续认清自己,期待明天”。




最开始,歪猫拍一天的婚礼,只有400元收入。如今,他的出场费已经是2.5万元/天起,拍婚纱照的价钱则至少4万元/天。“如果要起早贪黑的话,收费可能要5万元不封顶。”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一个专业的婚礼摄影师的劳动。尽管如此,歪猫几乎每天都能接到世界各地的拍摄邀请。


现在,他每年只限量接40单婚礼摄影、10单婚纱摄影。他认为,“狂轰滥炸会拖垮自己的身体,少而精才能提高照片质量”。


有人觉得,婚礼摄影很普通,但歪猫却说,“婚礼摄影很难拍,中国的婚礼就更难拍了,婚礼摄影师必须是个全方位的高手”。比如拍戒指,摄影师要会静物拍摄;拍人物,要会肖像摄影;拍场景,要会建筑摄影;还要会抓拍,那就是纪实摄影了。





自己的婚礼照片 一塌糊涂


2011年8月11日深夜,歪猫完成了一天婚礼的拍摄,倒头躺在床上,他突然想起,当天正是他的结婚纪念日。2008年的同一天,走在红毯上的是歪猫自己,他慷慨激昂地在台上朗诵着“就职演说”,妻子满脸是幸福的泪水。


“我陪她的时间太少了,这真是最大的遗憾”,歪猫说。他记得,结婚当天的照片是随便找朋友拍的,“效果?一塌糊涂!”至今,他也没有正式和太太拍过婚纱照。


歪猫和妻子是在大学期间认识的,“歪猫”的网名,其实是“w eiw eicat”的意译。“w eiw ei”正是太太的名字。当年,歪猫放弃掉稳定的工作,一心扑在婚礼摄影上,妻子虽曾抱怨,却也支持他寻梦。“我们当时没有稳定的收入,还要供车供房,花钱购置摄影器材”。




结婚6年,歪猫可以靠摄影赚得丰厚收入,但却整整5年没有陪妻子过中秋节。妻子有时会在电话里说,“赚这么多钱有什么用”。


甚至于,歪猫拍了超过500位新娘,却没有给妻子拍过太多照片。“她不怎么让我拍的,每次都在镜头前做鬼脸,停不下来,拍来拍去都是那几个表情,后来我就干脆不拍了。现在想起来很后悔”。


如今,只要太太有假期,歪猫都会尽量带着妻子去出差拍摄。“我有计划,要和太太补拍婚纱照,我自己来拍,会选择新西兰的皇后镇或者尼泊尔,那两个地方最漂亮”。





对话



年赚百万没想过怎么花


问:很多人说,婚礼就是一场秀,有什么好拍的呢?


歪猫:在我看来,婚礼摄影很快会比婚纱摄影还要火爆。国外,是没有婚纱摄影这一概念的,国外新娘子一辈子只穿一天婚纱,她们对婚礼非常看重,甚至要求一切保持真实,照片不许任何PS。我觉得,每个婚礼都是个性化的,是夫妻感情的升华。是不是一场秀,关键要双方都放下包袱,全身心投入,而不是做给台下的观众看。





:每年那么多人找你,你只拍40场婚礼,你会挑客户吗?


歪猫:我不会故意挑选客户,但我会在接触客户的时候,自动过滤掉一些。找我的客户,通常经济条件会很好。有些人觉得自己有钱,可以随便使唤一个摄影师,即使他们给我再多,我也不会做他们的生意。有些人,只知道我是行业中最贵的,至于我拍得多好,他们根本就无所谓,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客户。


:婚礼摄影让你赚了多少钱呢?你打算怎么花?

歪猫:我还真的没有计算过。假如一场3万元,一年40场,你可以算算的。至于花钱,我有想过,用这些钱来做婚礼摄影培训。扛照相机,是一碗青春饭,随着年纪增长,体力吃不消就很难坚持。当然,我希望自己能拍到50岁,之后用我赚的钱去开培训班,让更多的人领略到婚礼摄影的魅力。



@weiweia_歪猫公社
更多阅读:
纪实性国外婚纱摄影写真 玉村康三郎:百年前的日本 祖宇:自我鉴定报告——有关“自拍” 最新WPPI全球婚礼摄影大赛获奖作品公布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