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栏频道 > 综合资讯 > 王欢 :一场平静的凝视——关于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之主题展
王欢 :一场平静的凝视——关于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之主题展
2015/11/4 12:20:30   摄影谣言   

“人们终究生活在一个与常见世界没有任何共同点的世界中,而人们想要叙述这个经历时,却终究无法理解这个经历”[1]正如法国哲学家保罗-维利里奥(Paul Virilio)曾引述的一样,陌生感几乎可以产出于任何事物中,生活在亚洲国家的我们又是如何观看这种摄影式的陌生呢?本次北京国际摄影双年展的主题展便以“陌生的亚洲”为题,初看主题,想必展览是试图根植于亚洲这一地域,并通过摄影媒介以关注切实问题,相较上届“灵光与后灵光”这个有些飘忽的主题,显得落实很多,而这对这个陌生的亚洲,本次展览又用了哪些思路与作品来支撑、探讨这个议题呢?



美女与野兽/摄影/尺寸不一/1985-2009年苏文

Beautyand Beast/Photograph/Variable sizes/1985-2009


主题展共分为四个单元,第一单元为“内部?他者”,以创作者的“观看视角”为切入点,集中展示了亚洲人对本土领域的审视与长期生活在亚洲的西方人对亚洲的观察,比如说作为西方对中国的审视最典型的就是法国人苏文收集的《北京银矿》系列,该项目已经在大量收集的废弃底片中梳理了多个系列,而本次双年展则展出了关于“美女与野兽”、“双喜”两个系列。其中前者是女孩儿与一些具有奇特“野兽造型”的公共建筑的合影,后者则是一些记录了过往在婚礼上,新娘为在场男士敬烟习俗的画面,并放置于一个巨大“双喜”烟盒形状的展墙装置上展出。王国锋拍的《朝鲜》展出了自2011年至2014年拍摄的如学生群体,大型政治建筑等照片,现场由大型灯箱展示。摄影师王国锋因为有得到朝鲜政府的批准,进而可以在调度特权下进行艺术创作,事实上,这与作为游客身份去到朝鲜能够进行的拍摄是完全不一样的,因为这些拍摄中大多夹杂着朝鲜方试图展示宣扬而“安排”的人物与事物,因而在被(朝鲜人民)凝视与凝视(朝鲜人民)之间,最终反倒是呈现出了一个更加符合我们印象中朝鲜“应该”的样子。贡布里希(sir E.H.Gombrich)在“观看者的本分”中声称“我们把这些偶然形状解读为什么形象,取决于从它之中辨认出已经存储在自己心灵中的事物或图像的能力”[2],同样的,在我们观看这些图像的时截取时,或多或少也是来自于艺术家们所持特定身份对现象本身的观看。而本单元其他作品中,面对现象本身,凝视作为一种立场的较少,多为针对自身所处城市、环境的主观建构,比如中国艺术家杨泳梁把城市化景观挪用至“山水画”里,以对这种表面优雅予回击;韩国摄影师元性媛(Won Seoung Won)通过现实影像的局部拼贴,塑造了如同末日般的世界。



双喜/摄影/16cmx20cmx30pcs/1985-2009年苏文

Shuangxi/Photograph/16cmx20cmx30pcs/1985-2009



朝鲜2014/金策工业综合大学的大学生(左)/上物理课的小学生(右)/灯箱/2014年王国锋

NorthKorea 2014-University Students of Kim Chaek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NorthKorea 2014-High School Students at Physics Class


第二单元名为“冲突-边界”,似乎是关于因由历史、文化等差异而呈现的某种矛盾,其中,大部分作品是把关注的焦点放到了某种现象上,如中国摄影师牛国政关注的上世纪90年代的收审所中被关押人员的生存状态;法尔扎纳-侯森(Farzana  Hossen)的《挥之不去的伤痕》(Lingering Scars)把镜头对准了孟加拉国遭受酸性腐蚀和烧伤的女性,以呼应人们关注对女性施暴的问题;吉拉德?俄斐(Gilad Ophir)的《死城》(Necropolis)关注了以色列如纪念碑意义的废弃军事基地,以审视暴力所留下的痕迹。而伊朗摄影师乔哈尔?达什提(Gohar Dashti)受到的青睐最多,在《伊朗?无题》(Iran, Untitled)中,似乎呈现了国家当下出现的一些问题,她并不试图使用摄影的纪实性予以回应,而是通过在浩淼沙漠上进行一种荒诞的摆拍,来映射这些问题的切面,如在疆界玩着战争游戏的士兵战士,在荒野中焦急等待“旅程”的游人等。另外蔡东东一系列“改造图像”的作品可以说是在本单元众多作品中让人眼前一亮的,倒是与“边界”颇为契合,只是这种边界并不建立于本次展览主题“陌生的亚洲”的语境下,更多的是对摄影作为一种复制现实的图像的边界。



“死城”系列/摄影/ Variable sizes/1997-1998

From the series / Photograph /尺寸不一/1997-1998



挥之不去的伤痕/照片/尺寸不一/2013年持续至今

Lingering Scars/Print/Variable sizes/2013-ongoing



伊朗-无题/120cmx80cm/2013年乔哈尔-达什提

Iran,,Untitled/120cmx80cm/2013



收审所系列/纸质打印/40cmx50cm/1987-1997年牛国政

Detention Centerseries/Paper printing/40cmx50cm/1987-1997



脱靶/明胶卤化银照片、箭/50cmx50cmx88cm/2015年蔡东东

Off-Target/Gelatinsilver halides photo, arrow/50cm?50cm?88cm/2015


“空间-存在”作为第三单元的主线,则是以领土、地域、精神场所等方面展开,空间(或场所)不仅是个人身份的核心层面,更加触及与此地相关的外观、历史、文化属性,毋庸置疑,艺术家的地理历史影响着其艺术的表现和意义[3],而本单元似乎更多的是对空间本身的探讨。首先以精神空间为例,诸如像冯立的《白夜》自不用说,在任何空间地点下都成生成的这种已经是极致了的影像,无可挑剔。而谈到以切实的地域、场所展开的作品,如青年摄影师郭国柱的新作《堂前间》拍摄了迁村期间即将被拆除的堂前间(注:堂前间是张挂招贴、平日接待乡里亲朋、年终团聚的重要场所),从对空间的关注出发,留下这些终将消逝的记忆,并以此来关注中国的农村城市化的问题。台湾艺术家周庆辉带来的《人的庄园》系列,通过以“动物园中的动物”作为被观看的现象为出发点,倒置了一处“人类庄园中的人类”作为被观看的戏剧,最终以摄影和录像作为媒介来展示这些超现实的画面,并以身体意识、生存意识、集体行为意识为三大框架进行探讨,如果说单从画面与手法上确实与空间能够产生些连结,而就作品意义似乎更是对现代文明生活的一种指涉,而是否是更加适合第四单元的主题——“文明?向度”呢?



《白夜2015》 摄影 80cmx53.3cm 2008~2015年(20件) 冯立

White Night 2015 Photography 80cmx53.3cm 2008~2015(20Piecesin total)



堂前间/德国蚀版纸/78.6cmx100cm /2015年郭国柱

The Entrance Hall / German Etching/78.6cmx100cm/2015



人的庄园/ 喷墨印刷 / 148x194.25cm / 2014 周庆辉

Animal Farm / Inkjet Print / 148x194.25cm /2014


在第四单元中,整体思路便是围绕宗教、政治、经济等方面展开,来对各种极具复杂性文明的溯源,由摄影师赵峰和经济学家林惠义发起的项目《贫困线》,把不同地区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人们每日所吃的食物放于报纸上拍摄,以此为切面展示了各国的贫困情况;沙特阿拉伯摄影师艾哈迈德-梅忒(Ahmed Mater)拍摄了一个百万人朝拜的神圣之地——麦加,关注了近几年来,这座城市开始被重塑、再加工并终将被彻底改造的局面;对于中国观众,相信志贺理江子(Lieko Shiga)的《螺旋海岸》(Rasen-Kaigan)已经并不陌生,是她在北釜地区的小村落,通过一种及其鬼魅的摄影来介入有关仪式、土地与身体等议题的作品,可以说是进入到两千年以来日本当代摄影出现的极为重要的一部作品。如果单谈作品质量来说,这个单元除了少数有足够分量可以压轴的作品以外,相较其它单元似乎略显薄弱了一些。



贫困线:新加坡,红龟粿,2013年5月,1.79美元/彩色摄影/58cmx39cm /2013年赵峰

The Poverty Line: Singapore, Ang Ku Kueh, May 2013,USD 1.79/Color photograph/58cm?39 cm/2013



螺旋海岸 /材质/60cmx90cm /2008-2012年志贺理江子

RASENKAIGAN/C-type print/60cmx90cm/2008-2012


对展览的结构以及不同单元的部分作品进行简单的总结后会有这样的感受,一些作品在展览语境下被归类的并不是那么的契合节奏,作品因由其复杂性或者不同视角进行切入,导致似乎在不同单元下进行置换也并无妨,除了像上述提到的《人的庄园》,在此再以第三单元中Takashi Homma的作品为例,本单元中主要展示了其《踪迹》(Trails )系列作品,该系列最开始由关注北海道的猎人数目越来越少,而鹿的数目日渐增多的现象开始,最后用(鹿的)血迹的图像以呈现来引发人们的更多关注,如此观之,这个系列比起对空间的指向来说,是否是在“冲突”或“文明”的议题下更加合适呢?反倒是Homma曾经的《东京与我的女儿》(Tokyo and My Daughter)系列更有一种关乎人与所居城市间关系的意味在里面。



踪迹/摄影/尺寸不一 /2009年 Takashi Homma

Trails/Photography/Variable sizes//2009


话又说回来,作为观众的我们不再深究一些关于作品与展览思路的关系,而就是抱着能够目睹新鲜作品的目的来说,也确实看到了一些在国内不常见到的摄影作品,印度,伊朗,以色列,土耳其,沙特阿拉伯…对于常把目光主要聚焦到欧洲、美国以及日本摄影的我们也是一种陌生,但这些地区部分作品的创作思路、逻辑与完成度而言,我个人还是持保留意见,最后的总结是,虽然整体展览建立了一个明晰的框架,但框架下议题之间具有一定的渗透性,并且部分作品本身并不能完整地支撑议题,展览看下来并无太多惊喜。


参考文献:
[1]保罗-维利里奥(Paul Virilio),《视觉机器》(La Machine De Vision),南京大学出版社,张新木魏舒译
[2]E.H.贡布里希(sir E.H.Gombrich),《艺术与错觉》,广西美术出版社
[3]简-罗伯森(JeanRobertson),克雷格-迈克丹尼尔(Craig McDaniel),《当代艺术的主题:1980年以后的视觉艺术》,江苏美术出版社,匡骁 译
更多阅读:
丽水回放|推荐:袁徐庆《灰房间》 夏坝小岛居民(影像)艺术节 2019丽水摄影节 | 严迎莉《退潮以后》摄影展 2019丽水摄影节 | 周伟《造景》摄影展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