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作品频道 > 新景观 > 被遗忘的土地
被遗忘的土地
2015/7/7 11:14:14   煎蛋  卧月眠海  
街道空得骇人,藤蔓占据房顶,水下坦克更换新主,几组引人注目的图片阐释着无人问津的角落。


藤蔓翻越石墙,敲开门窗,在曲折小径上斗折蛇行。这座废弃破落的小村庄终又回归自然,除了鸟兽虫豸外,再无其他生命。时间在嵊山岛(中国浙江省东部嵊泗列岛大小四百多个岛屿之一)的村子里仿佛失去了双翼。这座小岛曾也是一个繁荣的渔业中心,现如今,渔业中心被人废弃,繁荣不再,无用的建筑也就自然而然地融入了绿色丛林,融入了自然。


巴黎城中央,横亘着一条长达19英里(30.5公里)的绿色空间带,其自1934年起便被废弃。如今,这已成为了涂鸦艺术家和自然爱好者们的宝藏,同样也是巴黎城中那些愿意保护绿带的人们的财宝。


另一组图片中,昔日高产的矿业村现今已被纳米比亚沙漠的流沙收下,此处曾是富有的德国人寻钻的天堂。如今富人们早已把这方土地忘得一干二净,它的访客们大抵只有游客与幽灵猎人了吧。


照片有着不同的题材,但主题唯一——大自然一旦有机可乘,便能在白驹过隙间将人类曾占据的那方土地接管并改变,放出咄咄逼人的美。



藤蔓翻越石墙,敲开门窗,在曲折小径上斗折蛇行。这座废弃破落的小村庄终又回归自然,除了鸟兽虫豸外,这儿也再无其他生命。




所见之处,皆是绿屋,身着藤蔓绿叶,曾经的渔村也已获新生。照片由上海业余摄影师Qing Jian拍摄。



Chemin de fer de Petite Ceinture(小腰带铁路)是巴黎的一条铁路,与1852年开始通车,是连接巴黎主火车站的一条原型铁路。1934年弃用。




这座庙宇位于历史文化名城大城府(1991年12月13日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世界遗产),大城遗址处,一个佛陀的头颅被树根紧紧包裹。



这颗木棉树长在吴哥圣剑寺(也是世界遗产之一)上,柬埔寨对周边地区已经实施完全管辖,并为旅行者创建一个美丽的天然入口。





这些船舶位于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南部小海湾的俄罗斯造船厂,昔日的荣光不能阻止时间将铁皮锈蚀,光辉亦难穿透厚厚冰雪。



法国Oradour-sur-Glane村自从被纳粹士兵们的一场大火毁后就再没重建,而它的居民也都在1944年被屠杀殆尽,所有场景定格那日,再无变化。现在看去,仍是叫人不寒而栗。




卡曼斯科曾是熙熙攘攘的绿洲,但谁能料想到,在达到繁荣巅峰的一百年后,它竟成了座鬼城,被沙漠慢慢吞噬。



摄影师Enrique Lopez-Tapia拍摄下了这座幸存下的房子,并冒险淌进没过膝盖的流沙。木制的房子大而华丽,建立在矿业村中央,但掌握其命运的不再是人,是沙。




位于意大利索伦托米尔斯山谷的村子近几年来也逐渐被废弃,潮湿的环境也为蕨类植物的生长提供了适宜的环境,因此房上也盖上了一抹绿。游客们若是想参观,可借助石坡道下到小村,也可以选择就在上面俯瞰这片废墟。



特鲁克岛泻湖,曾被认为是日本在太平洋最强大的据点,而现今也已成为了一座水下军事坟茔,生锈的坦克在此安息,全无生前气焰。




这也是潜水者们的天堂,因为这里同时也是鱼类及其他海洋生物聚集之处。



这些生锈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经典汽车依旧停在比利时查狄伦的森林废品堆放场,从未被清除。曾不被欢迎的昆虫与其他生物倒成了它仅剩的常客。

更多阅读:
被遗忘的土地 Yutha Yamanaka:青春的祭拜 英国摄影师记录各地原始部落 Jay Mark Johnson:流动的时间
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我要点评
昵称:

填写答案:   换一张

关于我们 | 投稿说明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网站声明
版权所有 现代摄影网 2010-2015 沪ICP备13011029号